主页> > M家生活 >中美经济天差地别中外专家:很多人活不过冬天已超革命临界点 >

中美经济天差地别中外专家:很多人活不过冬天已超革命临界点


2020-06-15

中美经济天差地别中外专家:很多人活不过冬天已超革命临界点

图说:中共官员喜欢用春天来比喻希望,问题是中共经济的下行通道未必有「四季轮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若超预期,恐酿造更大的市场动荡。

中国股市近期连续大跌,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对股民信心喊话,说「春天已经不远了」。中共体制内经济学家李迅雷17日表示,前提是必须得先能活过冬天。中共央行继续放水,总体债务已经超过GDP的200%,美学者表示债务问题会成为中国经济的一颗炸弹。此外,陆媒的就业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失业率高达22%,今年面临多种不利因素,只会比2016年更糟,而美国就业率是一枝独秀。加拿大时事评论员文昭分析,城市大批失业青年生存能力恶化,很可能是未来引爆街头运动的火药桶。而国外在失业率22%时,已经发生了茉莉花革命。

中共央行週三(17日)公布数据显示,9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8.3%,新增人民币贷款1.38万亿元,9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133.27万亿元,同比增长13.2%。

谢田对希望之声电台解释,M2被称为广义货币供应量,是一个国家央行印刷的,流通中的现金加上很容易变成现金的如应收款,储蓄存款等资本的综合。

谢田说,「现在中国总体债务已经超过GDP的200%,标普透露,中国地方政府债务的隐形债务部分高达30-40万亿人民币。」

他还说,「如果中共经济能够按照(中美贸易战)以前的增长模式,有房地产支撑,问题不会显现,但现在经济面临停滞,重大的债务会成为问题。」

除了债务激增外,中国股市近期也连续大跌,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对股民信心喊话,说「春天已经不远了」。

中国经济学家:「春天不远」得先能活过冬天

陆媒报导,10月17日,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所所长李迅雷在杭州一个论坛上表示,资本市场是中国经济的晴雨表,其波动会反映大众对经济预期的变化。

李迅雷表示,虽然目前中国某些经济指标看上去不错,但资本市场的估值水平已经出现大幅下降,他说,「2015年下半年以来到目前为止,市场在不断的下行当中。」

他解释说,从市盈率的中位数来看,过去资本市场总体估值水平比较高,2015年时市盈率中位数在70倍左右,而现在只有23倍。

他说,「春天不远了,」问题在于,我们能不能熬过冬天,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未来的前景是好的,但熬过冬天才能享受春天」。

中国经济在过寒冬,而美国经济则正在过春天欣欣向荣。

美就业市场进入黄金时期;川普:我们是世界第一!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週二(16日)发推称讚说,「令人难以置信的数字,7036000个职位空缺。令人惊讶——它完全健康发展!股票市场显示了美国的巨大潜力,还有丰厚的利润。到目前为止,我们是世界第一!」

调查显示,就业机会在8月达到创记录的714万,参与招聘的总人数也创下了578万的新记录。

美商务部长罗斯週二转发了川普的推特称,「新的统计数据显示,川普政府的经济政策继续为所有美国劳动者带来创记录的好处」。

「现在,与欧巴马时期相比,製造业的新工作增加了8倍」,川普补充说。

旅美学者何清涟引用国内媒体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失业率高达22%。

何清涟:中国失业率22%

何清涟15日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了分析中国当前失业状况的文章引用「星火记者联盟」的一个调查,2016年中国的适龄劳动人口大约是8.39亿、实际就业人口大约是6.46亿,做个简单减法,失业人口就是1.92-1.93亿(差不多两亿人口失业),这个数字除以实际就业人口,得出的失业率是22%。

今年7月中共官方的「城镇调查失业率」是5.1%,略微超过5%。今年中国经济在中美贸易战的重压下,困难重重。

何清涟强调,外资撤离、人工智慧导致的结构性失业和增加社保导致业主裁员关门,都会导致今年失业率上升。

文昭:「北漂」、「上漂」一族很可能是未来引爆街头运动的火药桶

时事评论员文昭17日在自媒体节目中表示,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一年,2009年10月失业率达到顶峰是10%,在中国官媒的报导里那就是民怨鼎沸、水深火热了。伊朗年初的「鸡蛋革命」的背景是失业率12.4%;茉莉花革命之前,2010年突尼西亚的失业率14%。社会失业率接近15%在其它国家就接近革命的节奏了。

文昭进一步指出,就业形势的恶化,会严重加剧中国经济的「头部效应」,就是资源和机会都向领头的几个地区流动,那难以就业的人口,就更多地涌进中国大城市:大城市的产业结构相对健全些,受到不景气的打击相对小些、就业机会也多一些。

这种头重脚轻情况的加剧,会在青年失业问题上显得更加突出,大批学生毕业后不离开一线大城市,又有大批青年劳动力涌入,不断拉低初级岗位的工资,还拉高房租,而偏偏北京、上海的消费水準又那幺高,这些青年人的人生希望不断被碾碎,结不起婚买不起房、也没有储蓄,无牵无挂,很可能是未来引爆街头运动的火药桶。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北京一把手蔡奇搞的北京排华,也就是驱除所谓的中共定义的低端人口,就是为防止街头运动发生。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导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