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家生活 >父患癌失工作一家断炊‧考全A三女儿恐失学 >

父患癌失工作一家断炊‧考全A三女儿恐失学


2020-07-23

父患癌失工作一家断炊‧考全A三女儿恐失学(吉隆坡2日讯)丈夫先是罹患淋巴癌,短短一年扩散至大肠癌,由于手术后伤口不时传来撕裂般剧痛,加上失去行走能力以致无法重返工作岗位,使家庭经济断炊,妻子终日以泪洗脸,3名品学兼优、屡屡在政府考试获全A佳绩的女儿也恐面临失学窘境。这个农曆新年对陈家而言,一点也快乐不起来。事主陈泰星(51岁,中央吸尘系统销售员)指出,自2011年发现患上淋巴癌直至2012年杪再被证实患上大肠癌期间,他一共动了8次手术,医疗费用超过10万令吉,已然花光所有的保险赔偿及积蓄。妻辞工24小时照顾如今,身体已几近衰弱且失去工作能力的他,除了要担心筹集医药费,还必须忧心一家五口的生活开销,尤其是3名年龄介于12至19岁女儿的升学费用。为此,陈泰星于週六在雪州医院巡查员李杰文的陪同下,强忍身上疼痛召开记者会,希望民众能够慷慨解囊,协助他们一家人渡过难关。由于罹患淋巴癌及大肠癌的过程历经了多次大手术,以致陈泰星身上的伤口满目疮痍,让人触目惊心,腹部的地方还有个洞口接盛体内的排泄物;大腿淋巴处还不时会流出乌黑发臭的脓毒,撕裂般的疼痛教他感到非常煎熬。“我现在根本没有办法走路,就连站立也成问题,只能勉强的坐下及躺下,左腿的肌肉组织因为被割除了一大片,以致于腿无法伸直,只能弯曲成倒`V’型。"他在记者会上感触地说,自患病后,妻子因必须24小时随侍在侧而被迫放弃家庭保姆的工作,从早到晚全心全意照顾他的生活作息,让他好生感激。“我每天必须洗伤口4次,分别是早上一次、下午3时一次、晚上10时一次及凌晨3时一次,这些全部都是妻子为我做的。"他续说,他半夜经常疼痛难以入眠,必须依靠吗啡减少痛苦,但往往还是会在夜里发出疼痛难当的叫喊,妻子也无怨无悔在旁安慰。“为了照顾我,她也无法外出採购家里所需用品,因为我一旦落单就会感觉非常无助,幸得热心的邻居协助解决採购事宜。"陈泰星语气哽咽说:“我不懂如何形容我的太太为我做的,但是并不是每个人能够做到。"而一直躲在楼梯口聆听的妻子此时早已哭成泪人。愁生活费教育费陈家现已数个月没有任何经济收入,还积欠亲朋戚友大笔债务,教他们感到为难。陈泰星说,除了医药费,他最担心的是家里的生活费,还有3名女儿的教育费。每月须2千购医疗品他指出,在患病前,每月靠着销售员抽佣的薪水约4000至5000令吉,虽不富裕,但也足够一家五口过着小康生活。“现在,我连走路都不能,根本没有办法再跑业务,这是手停口停的行业。依照我现在的情况,估计需要至少一年的时间做化疗及复原。但不用等一年,我现在已无法想象下个月的生活费。"他说,如今他每个月必须花费至少2000令吉购买医疗用品,包括止痛药剂、伤口胶布等,加上每月房租850令吉、车贷、家庭日常开销、3名孩子学费等。这还未包括日后进行化疗的昂贵医药费用。为此,他恳请公众能够协助慷慨解囊,协助他们一家五口渡过这个难关,尤其是让3名品学兼优的女儿能够无后顾之忧升学。3女儿盼父痛苦减少陈家3名介于12岁至19岁的女儿自小成绩卓越,大女儿陈慧雯(19岁)更在大马初中评估考试(PMR)及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中分别获得全A(7A)及9A1B的佳绩,并展望在来临的大马高等教育文凭(STPM)也考获全甲等的成绩。15岁的二女儿陈慧仪即将在2013年迎接大马初中评估考试的挑战,她在小六评估考试同样考获全A的卓越成绩,让父母倍感欣慰。至于12岁的幺女陈慧珊虽还未像姐姐一样参与政府评估考试,但人小志气高的她也誓要以姐姐为榜样,立志在来临的小六评估考试也考获全A的成绩报答父母。据了解,懂事的3姐妹每晚都会被爸爸痛苦的叫喊声唤醒,乖巧的她们虽自知没有办法给予父母更多协助,只能暗自许下新年愿望:“希望一家人能团团圆圆,爸爸不用再那幺辛苦。"这一个看似简单的愿望,对陈家而言却是多幺奢侈。三姐妹忧爸爸病情雪州医院巡查员李杰文希望,公众能发挥善心,积极捐助陈氏一家五口,解决燃眉之急。他说,陈家三姐妹都尚在求学阶段,非常需要专注力学习,一旦家庭经济陷困,恐阻碍成绩优秀的姐妹三人续学。“三姐妹都非常担心爸爸的病情,希望公众能够帮助他们一家,以便让三姐妹能在无后顾之忧的前提下,专注在学习,将来做个有用的人。"出席记者会的包括马华怡保东区区会执委李炯融及善心人士叶国良。见夫痛苦妻哭倒怀中记者会结束后,妻子黄瑞琴(52岁,家庭主妇)已经哭得双眼泛红,看见因久坐而开始脸泛痛苦神情的丈夫后,再也难掩悲伤哭倒在丈夫怀中,后者则忍着身体上的不适,伸手轻拥着妻子并低声安慰,恩爱共患难之情让见者鼻酸。黄瑞琴哭哑着嗓子说,她根本没有料到丈夫会突然间罹患癌症,看着一夕间从健康人变成重病人的丈夫,让她感到非常揪心。“我们已经没有办法了,亲朋戚友也不能一直资助我们……不是走投无路,我们也不想向公众求援。"为家人不放弃儘管命运弄人,击垮陈氏一家的经济支柱,但陈泰星坚定的说,为了家人,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我现在已经筋疲力尽,每个晚上都在煎熬中度过,但是我不可以放弃,不管甚幺方法,只要是好的我都会一一去尝试。"他披露,自己有时候因疼痛而无计可施的时候,也会很无奈的对着患处低语:“你不要这样对我啦……"陈泰星说,根据医生的诊治,他必须待淋巴处及大肠处的伤口完全癒合后,才能胥视情况进一步展开化疗的疗程,正式与癌细胞进入搏斗状态。挤压小粉瘤求医才知患癌陈泰星指出,本身是在2010年杪发现位于大腿处的粉瘤爆裂,当时误以为是小问题而动手挤压,岂料数天后发现伤口疼痛不已才去求医。数日后,手术伤口非但没有癒合,反之刚生长的新肉还不断外翻,让他感到非常痛苦,不得不再求医。然而,医生仍坚持只是小问题,并为陈泰星再度进行手术,将伤口外围的皮肤组织切除,遏制恶细胞扩散。“但是,我的伤口还是感到疼痛,且大腿淋巴处还长出3个小肉瘤,医生知悉事态不妙后立即将我转介至梳邦医院。最后证实是淋巴癌。"陈泰星说,他当时共做了4次电疗疗程,但是疗程结束后,肿瘤反而越长越大颗,甚至还流出恶臭的脓水。“我过后转到马大医院,医院再次帮我做切除肿瘤的手术,隔日即吩咐我出院。我原以为没事,出院后还去打气功强身。"手术后次日即被叫出院陈泰星声称,他在2012年7月又开始感到淋巴处剧烈疼痛,之后被告知癌细胞有复发迹象,并分别于9月和11月再次动手术。手术后第二天,医生就吩咐他出院,可是他当时根本就还无法走动,药效也未退就被救护车载送回家。他忆述,未到家门口,他已经感觉到伤口处有不明液状体流出来,伤口也痛楚难耐,立即到邻近的医院就医。陈泰星迄今仍难以置信的说,医生事后告知家人,淋巴处的伤口流出来的是体内的排泄物,主要是因为大肠破裂了一个缺口。“马大医院的医生较后告知,我的大肠原来有个缺口,只是一直都没有被之前负责动手术的主治医生发现,因此才会造成排泄物四溢,必须要再动更大型的手术才行。"2012年12月份,陈泰星再被医生判定罹患大肠癌,他苦笑说:“我去年的圣诞节和跨年都在那里(医院)过的。"‧2013.02.0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