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家生活 >《典藏台湾史》:东印度公司与台湾贸易 >

《典藏台湾史》:东印度公司与台湾贸易


2020-06-10

东印度公司虽然拥有许多特权,但是公司的发展是渐进式的。东印度公司早期在亚洲并没有固定的殖民中心,为求在亚洲站稳脚根并与西班牙、葡萄牙等国家竞争与战斗,公司内部达成三点结论:

第一,必须在亚洲任命一位总督执行政务,并设置议会协助总督处理各种事务。

第二,除了行政中心之外,必须要有一个船舶停靠的地方,作为贸易转运以及集散中心。第三,为了获得亚洲地区的香料以贸易品,必须控制香料群岛以及东亚航运路线。1609年,荷兰以舰队队长PieterBoth为总督,将行政中心设于万丹(Bantam)。其次,荷兰人来到印尼,了必须面对与英国的竞争外,还必须面对当地原住民的威胁,虽然万丹发展为荷兰东印度的行政中心,但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集散中心(rendezvous)。

《典藏台湾史》:东印度公司与台湾贸易

1618年燕坤(JanPietersz.Coen)总督採取武力竞争路线,主张将行政中心迁到巴达维亚,并于1619年击败英国占领巴达维亚(今印尼雅加达),在当地建造城堡要塞、驻扎军队,建立一个良好的停靠站,作为贸易转运和指挥中心。

巴达维亚乃成为荷兰人在亚洲从事贸易的中心。巴达维亚城控制巽他海峡,以此地为船泊地、聚集中心,设立总督以及议会,作为公司在亚洲权力中心。1640年又控制麻六甲海峡。公司以巴达维亚城为中心,控制此两个海峡,掌握东印度的航路。

《典藏台湾史》:东印度公司与台湾贸易

壹、亚洲传统势力的竞争

亚洲商圈因为季风、地域等因素,每一地方有不同的贸易势力。在西洋人到亚洲来以前,亚洲贸易圈被分为几个自成体系又互相关连的几个部分。亚丁以西到红海与东非的贸易圈是由中东回教徒所主宰;亚丁以东,波斯湾、印度Malabar的贸易圈是由波斯人和印度的古吉拉特人所共同支配;印度的科罗曼得尔(Coromandel)、孟加拉(Bengal)以东到麻六甲(Malacca)以孟加拉商人为主;麻六甲以东、东印度群岛、印度支那、中国、日本的商圈则由华人、东南亚人主宰。这些商圈彼此独立,但又透过几个地点来连接。葡萄牙商人因为控有这些连接点,而在16世纪亚洲水域成为霸权。荷兰人想用武力取代葡萄牙人,连接这些贸易圈,达成亚洲区间贸易的计画。

这些贸易地分开来是独自的贸易圈,但是将这些贸易圈连接起来可成为一个细密的贸易网。然而要达成联合这些贸易圈的目的,就必须突破在贸易圈做生意的传统商人势力,与他们竞争。为了达到此一目的,与日本、中国进行贸易,必须建立贸易航道,干涉原有华人东西洋的航线,将华人小商人拉到巴达维亚城,不许他们再到香料、胡椒产地,只能到巴达维亚。同时介入华人的航道,直接到中国沿岸建立据点,并封杀了西洋航道上的福建、马尼拉航线。也建立福建、日本间的航道,取代澳门、日本航道。但荷兰人在中国沿岸建立据点的计画并未成功,反而是在福尔摩沙建立据点,并利用荷兰人船只在武力、资讯上的优势,垄断市场。

贰、公司的资金

东印度公司到亚洲来,最主要是获得亚洲的货物,运回荷兰。在供给与需求的因素下,亚洲人对欧洲货物的需求不高,与欧洲人对亚洲货物的需求正好相反。然而欧洲提供的金钱与货物不足以换取必须的货品,加上重商主义的关係,欧洲国家希望将贵重金属储藏于国内。因此,为了购买亚洲货品,商人必须将注意力放在亚洲市场,经由亚洲市场的货物交换,赚取足够的资金,再购买货物运回欧洲。

台湾取代了中国,成为东亚的转运站,也是荷兰贸易网中的白银、生丝、黄金等商品的供给站。如果台湾的贸易平稳发展,将使得贸易网顺利开展;若台湾的贸易无法顺利展开,则会使得贸易陷于不平衡的状况,荷兰人必须调整整个贸易网。而传统中国海商的运作,给荷兰人带来相当程度的打击,造成荷兰人难以有效的建立整个贸易网。

参、介入亚洲区间的贸易路线

公司计画尽量不将欧洲的贵重金属运来亚洲,而希望建立亚洲贸易网达到自给自足,并有盈余运回欧洲。荷兰人想用香料、银币来换取苏门答腊(Sumtra)海岸的黄金以及胡椒。用香料、中国货物、黄金来换取科罗曼得尔(Coromandel)的织布,用科罗曼得尔的织布换取万丹的胡椒。而交换来的香料、银币进一步换取中国的黄金、生丝、货物。同时,也利用日本的白银来换取中国货物。

1619年时荷兰就试图推展在亚洲自给自足的贸易网,中国货物乃是指生丝、黄金,日本货则是以白银为主,均被纳入贸易网中。要购买印度的织布,在科罗曼得尔必须以黄金支付,在苏拉特(Surat)必须以白银支付。当时能够取得金银的地方是中国、日本、阿拉伯、苏门答腊。阿拉伯的白银来自欧洲走私,风险较大;苏门答腊的黄金仅足供自用,因此,剩下来能发展的地方只有中国和日本。如此,以中国货物换取日本大量的白银,便可购得大量中国货物运回欧洲,以后荷兰就不须载运资金来到亚洲。

《典藏台湾史》:东印度公司与台湾贸易

但是,荷兰人无法在中国沿岸找到贸易口岸,只能退而求其次来到台湾,发展对中国、日本、巴达维亚的转口贸易。荷兰人到台湾来发展贸易有先天的缺陷。首先在货物的取得方面,他们虽然以台湾取代中国本土作为转口站,对中国贸

易,但中国一向对西洋人採取闭关自守的态度,虽然明末开放了贸易,但只开放中国人到海外贸易,并未开放外国人到中国贸易。这意味着无法直接取得货物,必须经由中间商间接取得。直接经手的中间商人甚至可以到货物产地,以低价大量购买;而荷兰人侷限于台湾,不准到中国去,只能依靠中间人。第二,大员虽然位于贸易路线的重要位置,但不是天然良港。荷兰人在大员发展转口贸易,相当大的受制于自然环境。

肆、建构公司的贸易网络

为了突破亚洲传统贸易商人的势力,公司整合贸易网络,并发展新的航运路线,进行其亚洲区间贸易的计画,以亚洲区间贸易的利益来支援财政。荷兰人主要想整合亚洲市场,透过荷兰人在亚洲船只、武力的优势,及各地商馆有效提供资讯,在主要地区预先购买,建立有效率、竞争性的公司贸易网。

公司在亚洲设立了20多个商馆来负责收集各地的货物,形成一个完整的贸易网。并以巴达维亚为总部,设联合东印度公司总督于巴达维亚主持亚洲贸易事务,利用网络支援的方式来对抗亚洲传统商人。

公司在亚洲的贸易航线以今日印尼的巴达维亚为中心,分别有东到日本与西到非洲红海的两条平行航线。加上与两条航路垂直的航线,建立起往西北经由麻六甲海峡到达孟加拉湾,再前往印度半岛东岸,最后到达印度半岛西岸以及波斯,再到非洲东岸等地。往东北航线则是由巴达维亚往北到达暹罗、广南、东京(越南)、台湾再到日本。联合东印度公司的东西两条航海路线囊括了整个亚洲。

公司在亚洲的每一个贸易航线上,都有传统的势力,如印度的棉织品运到印尼,胡椒运到波斯与中国等。荷兰人的势力并不一定能与传统贸易商人抗衡,而且这些传统商人也可能成为公司的重要伙伴。但是公司在亚洲贸易有一项重要的优势,即公司可以同时比较日本、波斯、阿姆斯特丹的银价以及苏拉特、中国、印尼群岛的物价,而选择将货物卖到最有利的地方。

《典藏台湾史》:东印度公司与台湾贸易

书名:典藏台湾史(三)大航海时代

出版社:玉山社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8年6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