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稿生活 >槟岛老味道(完结篇)‧50年代创立海军牌‧祝清坤踩脚车卖咖啡 >

槟岛老味道(完结篇)‧50年代创立海军牌‧祝清坤踩脚车卖咖啡


2020-07-18

槟岛老味道(完结篇)‧50年代创立海军牌‧祝清坤踩脚车卖咖啡半个世纪前,一个22岁的青年用脚车载着超过150斤的咖啡粉,从乔治市踏到浮罗山背、公芭,甚至到峇都丁宜地区,到处兜卖新鲜热辣刚出锅的咖啡粉,谁也没想到,4年后这个年轻人已经拥有自己的店,打下海军牌咖啡的品牌。时至今日,海军牌已经不仅是咖啡品牌,还是一个老人对生活的执着,位于槟城香港巷的咖啡厂是海军牌的起点,每天传出的阵阵咖啡豆的焦香味,已经成为该街道的特色。五十多年来,海军牌咖啡在咖啡市场屹立不倒,其中海军牌咖啡乌更是佔据着稳健的市场,此外,公司业务已经从咖啡和茶扩展到种植、屋业发展、实业投资、贸易、电脑资讯、製造、畜牧等领域。均记食品工业有限公司的创办人拿督斯里祝清坤凭着“不看轻别人,也不让人看轻自己”的信念,打下事业的基石,再“按部就班、量力而为”地发展事业,最终怀着“感恩”的心态看待身边的人与物──老故乡、老店、老员工与老爷脚车。祝清坤是于1937年从中国海南来到槟城,在辗转换过数份工作,又经历战争的浩劫后,当时的社会正值盛行喝咖啡的风气,他赶上了咖啡风潮,学了一手炒咖啡的功夫。他于1948年开始自立门户。当时市场已经引入机器炒咖啡,配以人工监督。他却在别人的咖啡较厂承租一个铁锅,亲自选购咖啡豆,炒完磨成粉后,又放在脚车后载着到处兜卖。日载150公斤咖啡沿街兜卖每天早上,他天还没亮就起床,花上数小时的时间来炒咖啡豆,然后磨成粉颗,再装桶搬上脚车,沿街兜卖。由于他样样亲力亲为,亲自售卖咖啡豆让他有许多机会直接接触顾客,因此他非常了解顾客的口味,再加上他炒咖啡的功夫,他的咖啡粉开始广受欢迎,脚车上的咖啡粉不知不觉从4桶增加到6桶,再增加到每天8桶,有时候还不够卖。当时他正年轻力壮,脚车上的8桶咖啡粉重量超过150斤。他从乔治市踏到浮罗山背、公芭等偏远乡村,甚至还远到峇都丁宜地区售卖咖啡。“当时的道路没现在这幺方便好走,我想到一个方法:把脚车寄放在巴士上,随着巴士到峇都丁宜一带后再骑着脚车卖咖啡,卖完后再跟着巴士回来市区。”由于他不辞千里,跑到其他人所不愿意去的偏远地区兜售咖啡,加上他愿意为顾客多花一份心思,各别深深记着并炒出顾客所喜爱的口味,因此他的咖啡粉的销量自然卖得火红。“有的人喜欢厚,也有的喜欢香,只要花一点心思,在炒咖啡豆的时候稍作调整技巧,就能抓住顾客的心。”多年省吃俭用后,他终于咬着牙存下一笔钱,于1952年买下位于香港巷20号的店,开始自立开业。3个好赌老闆成就庞大事业“3个好赌的老闆成就了我的事业。”祝清坤说,从海南来到大马后,他在大山脚、亚罗士打及槟城曾辗转做过好几份工作,从捧咖啡到种芭、卖饭、卖糕,最后终于转到较咖啡厂,被升为炒咖啡头手,薪水也从当年的每月3令吉调到每月三十多令吉。在这期间,他遇上了三个好赌的老闆,常常拖欠他的薪水,使他不得不一再换工,最终为了不再吃闷亏,发愤创立自己的事业自己当老闆,才有今天的成就。他对那几个没有出粮给他的老闆并不怨恨,反而感激他们造就他的事业。“因为那三个老闆好赌、没有出粮,我才换工,最后才能当上老闆。”命名参考海军香烟不讲还不知道,原来海军牌品牌的起源原来是参考当时盛行的香烟。祝清坤说,在设立咖啡厂后,他参考了当时流行的香烟品牌,採用同名同设计的海军牌作为咖啡品牌。“后来他们告诉我说不可以这样用,我就叫印製厂的人帮我修改,但还是保留海军的形象及名字。”刚开始学炒咖啡的时候,他每次炒完还要试喝,有时候根据顾客的口味调整,虽然每次试喝的份量不多,由于每天都在喝咖啡,长久下来,他已经完全对咖啡免疫。虽然他已届82高龄,但是还是在每天早上7时左右抵达公司,泡上一杯咖啡,作为一天的开始。每当新咖啡豆抵步,他依然是公司“试豆”的负责人,为均记咖啡把关。咖啡乌稳佔市场一席地从只身离乡到南洋打拼至今已经超过半个世纪,祝清坤终于在槟州打下自己的王国,开始把事业版图扩张到其他州属。均记茶行咖啡粉厂目前已经更名为均记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开发出多种咖啡和茶的种类,产品从槟城推广到玻璃市、吉打、霹雳、吉兰丹、登嘉楼及彭亨市场,并于2006年在雪兰莪设立分行,扩大中南马市场,产品遍布各霸市、超市、杂货店、酒店及咖啡店。其中海军牌咖啡乌的市场更是在市场上佔据稳健的市场。此外,公司业务已经从咖啡和茶扩展到种植、屋业发展、实业投资、贸易、电脑资讯、製造、畜牧等领域。在朝向多元化发展后,目前该公司在全马拥有十多间子公司,业务包括有投资种植、屋业发展、实业投资、贸易、电脑资讯、製造、畜牧等领域。11岁扛起养家责任祝清坤是于1926年出生于中国海南省万宁县后安镇一个贫苦的农家。按照家乡的惯例,每家都以土名称呼自己的孩子,直到孩子长大后,才给孩子换上一个正式的名字。祝清坤的土名就是石连。由于长年天灾,当地农地的收成只能让祝家一家七口介于勉强餬口与挨饿之间,为了生计,祝家只好将才11岁的小石连送到南洋,扛起养家的责任。在离家之际,小石连也放下跟着自己11年的土名,换上一个正式的名字:祝清坤。这个年龄说长大成人虽然还算早,但换上这名字,也喻示着他必须背负起远飘异乡以养家餬口的责任。採访中,年届八十多岁的祝清坤已经遗忘了一些曾经经历的东西,但是却没有忘记这个多年没用的土名。当记者问他儿时的名字时,他腼腆地笑着,轻轻吐出“石连”两个字,还以稳健的笔式写在记者的採访簿上,又以海南话说一遍“Jue Lin”,口气彷彿家人每天都以这个名字来唤他般。不离不弃60岁脚车说来,当年祝清坤踩着卖咖啡粉的老爷脚车已经超过“60岁”了。那脚车是他在日据时代买下,当年的价格为37令吉。就那个时代来说,这可是个贵重的资产。在他被迫在芭场开垦的日子里,就算靠树下掉下来的椰子肉充饥,他依然紧紧地守着那辆脚车。事业有成后,祝清坤开始添置小货车,那辆脚车渐渐退出他的事业舞台,不过对这个十多家公司的老闆来说,这辆陪着他上山下海的老爷脚车却是无价之宝。曾有数次,有人叫他把已经没有使用的脚车送掉,最后他反而买了新的脚车来送人,旧脚车却依然摆放厂内的一个角落,成了均记的镇店之宝。“这脚车怎幺可以给人?当年是这辆脚车供我衣食,就像我的再生父母。它养我大,现在轮到我养它老。我是不会抛弃它的,给我10万令吉我也不会卖掉。”十多年前,这辆珍贵的脚车曾失窃过一次,惊动了全公司上下的员工,大家就像找一个迷路的孩子那样,还到处託人打听,幸好最终还是在数条街之外被找了回来。“不知道他们是用了甚幺方法找到的,总之脚车找回来就是了。”/副刊‧报导:曾晓然‧2009.02.1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