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稿生活 >《典藏台湾史》:一生三个名字的悲剧人物──史尼育唔 >

《典藏台湾史》:一生三个名字的悲剧人物──史尼育唔


2020-06-10

受教育、纳税与服兵役,是现代国民国家的「三大义务」。日治时期的台湾,至1943年(昭和18)为止,总督府虽已对台湾人民实施纳税、国民教育两项义务规範,但仍坚守服兵役係日本皇民至高荣誉的观念,严守兵役的国族分际。然而,在日军节节败退之际,终于也不得不在台湾推动「徵兵制」。

高砂义勇队

从军夫、军属的徵调,到志愿兵制度的实施、徵兵制度的推行,开啓了日本对台军事动员体系的建构;其中,针对原住民的军事动员,就是「高砂义勇队」了。

「高砂」一词,源起于16世纪日本人对台湾的称呼。1923年(大正12),东太子(日后的昭和天皇)访台,对台湾原住民有美好的印象,因此认为「蕃人」一称有歧视之意,建议改名「高砂族」。但眞正落实到行政措施,要到1935年(昭和10),始将「熟蕃」、「生蕃」改称「平埔族」、「高砂族」,这也是「高砂义勇队」命名的由来。

高砂义勇队原本只是「军属」身份,不需从事战斗。但不久,日本人就发现高砂义勇队对险恶环境的适应力强,战斗技术高超;因此,到战争末期,也以正规军身份募集(如游击战要员),依靠他们在热带密林中作战。

高砂义勇队一共募集八回,总人数约4,000名左右。第一回,募集于1941年(昭和16),人数约500名,编集为两中队;每中队有三小队,每小队有80-90名队员。统率队员的是身体强健、精通族语、有丰富管理原住民经验的理蕃警察。这次的队伍,辖属为了攻略菲律宾而以台湾军为中心编成的14军,司令官是陆军上将本间雅晴。1942年(昭和17),成功佔领马尼拉后,随军的高砂义勇队员,就在菲律宾的群山、森林间,搬运军需品与运送伤患。

第二回,募集于1942年(昭和17)7月15日,人数约500名;第三回,募集于同年(1942)的10月31日,人数约600名;第四回,募集于1943年(昭和18)3月8日,人数不详;第五回,募集于昭和18年(1943)4月6日,人数约450名;第六回,募集于1943年(昭和18)4月12日,人数约600名;第七回,募集于1943年(昭和18)7月29日,人数约500名。

最后一回,募集于1943年(昭和18)11月1日,人数约500名;这一回,改称「高砂特别志愿兵」,在新竹州湖口演习场接受基础训练,大部份成员编入前往摩罗泰岛(MorotaiIsland)的第二游击队,日后着名的台籍日本兵⸺阿美族的史尼育唔,即在其中。

一生三个名字的悲剧人物──史尼育唔

1974年12月26日,印尼空军巡逻队发现摩洛泰(Morotai)岛的辽阔森林冒出一道炊烟;空军中尉苏巴迪,据报深山有身份不明者出没,乃率队前往搜捕。一路翻山越岭,经30余小时,终于在崇山峻岭处发现一间约2公尺见方的简陋草房,屋旁有男人正持刀劈竹;大伙一拥而上捉捕。透过翻译,才知道这个人是来自台湾的日本兵中村辉夫,一个原乡在台东都历的阿美族人。但随后在媒体报导下,中村辉夫不知如何被改名为李光辉,并在国人期盼下返回国门。

中村辉夫,原名史尼育唔,阿美族人,1919年(大正8)诞生于今台东县成功鎭信义里的都历。八岁时,入学都历公学校就学,擅长相扑和棒球,曾代表台东厅远征台北。1943年(昭和18)10月,史尼育唔在第八回募集中被徵召成为「高砂特别志愿兵」。在接受短期训练后,即调往印尼战场。当时,日军在南洋的战局已经节节败退,联军成功击杀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该年年底,美军开始围困新几内亚群岛上的十万名日军,四处逃窜的日军,犹作困兽之斗。在某次战役中,史尼育唔与队友失散,只身逃入深山匿居,自此开始了30年离群索居的生活。

史尼育唔凭藉野外求生技能,採食野果、种植蔬菜、饲养雉鸡、捕捉猎物,以强烈的求生意志,终能生存下来。但史尼育唔重返台湾,生活不到5年,即于1979年病故。

史尼育唔的遭遇,在现实上牵动了一连串台籍日本兵的赔偿问题。1975年2月,海外团体藉此事件向日本政府积极争取对台籍日本兵的赔偿。然而,日本政府以「中村辉夫」在战后即丧失日本国民身份为前提,只愿发给4百万日币慰问金,与本国军人待遇相去甚远。关心人士遂联合日本民间成立「台湾人元日本兵士补偿问题思考会」,专事台籍日本兵及其遗族向日本政府请求补偿薪饷、储金相关事务。儘管屡遭挫败,但运动人士藉由到「联合国自由人权委员会」陈述的外交手段,以及台湾社会日益关心的情形下,台籍日本兵的求偿运动终于在1990年代获致成果。

又名中村辉夫、李光辉的史尼育唔,一生因政权的变动、国族的差异,虽拥有三个语言文化不同的名字,却孤独终生;这是不由自主的人生遭际,也是时代浪潮拨弄下的悲剧。然而,相较于还有机会返乡的史尼育唔,有更多高砂义勇队的族人埋尸异地,再也见不到家乡的山川田园、父母妻小,甚至连他们的曾经存在,也被战后的新国家唾弃、台湾社会遗忘,名字只能在风中漂荡。直到历史记忆复甦,原住民族这段最称弔诡、複杂的国家经验,才能解除咒语,重新再生。

《典藏台湾史》:一生三个名字的悲剧人物──史尼育唔

书名:典藏台湾史(二)台湾原住民史作者:詹素娟出版社:玉山社出版公司出版时间:2019年4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