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阅生活 >百鬼夜吟.第二十集.半夜三更 >

百鬼夜吟.第二十集.半夜三更


2020-07-25

百鬼夜吟.第二十集.半夜三更

1:
半夜,屋邨的便利店里。
到了阿祺吃饭的时间,由拍档阿文顶替他做收银的岗位。他从微波炉里拿出了「叮」热的饭盒,就躲进货仓吃饭。
当他吃饭的时候,听到外面的便利店门钟响完又响,心想:「竟然咁鬼忙?」
这时候,阿文冲进来,一副三魂唔见七魄的样子,说:「祺,出面……有……有鬼!」
阿祺不满地放下饭盒,说:「你唔係嘛?多人少少就话有鬼?」
阿文一脸冤枉的样子,颤声说:「唔係呀……你出去睇下啦!」
阿祺冷道:「黐线!你玩我吗?」
阿文说:「唔係哩,真係有鬼呀!」说得很紧张。
阿祺见他这样紧张,好像是真的一样,就起来,说:「如果冇鬼,你今晚收银到天光!」然后,两人从货仓走出去。
两人一打开货仓的门,一看,便利店一个人也没有。
阿祺睥着阿文,喝道:「鬼呢?」
阿文全身颤抖,瞇着眼睛不敢望,一手指着门口方向的地下,说:「你……去睇下。」阿祺根本看不到有甚幺,就向着门口走去,说:「哼!有鬼,鬼?鬼?鬼?出来吖嘛!」说着,转身回望阿文。
阿祺感到一阵寒意从脚底窜上背后,然后货架上的货物被无形的东西扫落,像冲去阿文那边,而眼前的阿文变了一个没有五官的面孔、长髮披面的半透明身影,一把难分男女的沙哑声音,在他的耳边,说:「你想见我吗?」这时,阿祺吓得昏倒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阿祺听到阿文在叫他,说「「喂!阿祺,醒醒喇!天光呀!」
他醒来,见到阿文,就叫:「鬼呀!有鬼呀!」阿文冷道:「黐线!你发梦咋?你瞓了一整晚都未同你计,算喇!收工喇。」

2:
夜。
几个的士司机食完宵夜。
出名鸡虫的阿坚就说:「喂,今晚咁静,不如去『邪』一『邪』啦!』
阿忠耍手拧头,说:「啊!你们『邪』喇!我返屋企慰妻。」阿坚说:「慰妻咁冇瘾!?喂,咁重有冇人去?安仔,你冇理由唔去啫?」安仔淫邪一笑,点头。阿坚见其他的人都各自上车,续说:「喂喂,咁扫兴?都係安仔啱倾。」然后,阿坚和安仔各自驾驶自己部的士,到近来常去佐敦的一间「骨场」。
两人都是这「骨场」的熟客,因此得到一间大房,由两位「骨妹」招呼。阿坚和安仔各自与这两位「骨妹」,两张床隔着布帘,一边有倾有讲,一边做他们的事。
房间内,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少,渐渐变得静默,间歇有点呻吟叫声。
安仔完事后就睡着了。阿坚听到招呼他的「骨妹」已离开,也不在乎,继续自己的享乐。
这时,阿坚感到「骨妹」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就说:「做乜停晒手?」
「骨妹」说:「你听到吗?」
「听到乜嘢?」
「有其他人入来了。」
阿坚压低声线,说:「唔通有人偷嘢?」说着,悄悄起来下床,行到布帘后。当他拨开少少布帘,他看到一个黑影,覆盖住安仔。他再忍不住惊叫道:「鬼呀!」然后,黑影在他眼前消失了,而阿安还在睡。
阿坚急忙拍醒安仔说要走了,安仔不知就里还以为「查牌」,也跟着穿回衣服慌忙离开。
而阿坚一直也没对安仔说起这件事。

3:
三更半夜。
九龙西一条屋邨。
夜更保安林伯开始「笃钟」,他依照既定巡逻路线,由顶楼开始打钟。
这个时间,每一层的走廊通道都冷冷清清。偶尔,有些夫妇为一些锁碎无聊之事,吵着要离婚;有些婴儿在哭闹;有些人刚步出升降机;有些男生刚送了女友回家,独自在升降橼等候……有些、有些……
林伯并不知道,中午时在十七楼发生了一件事。
他巡到了十七楼,就见走廊上有一个人在十二号单位门前,呆呆站着。
这年代,邻里关係疏离,莫说保安不清楚住户姓甚名谁,连邻居也不知道贵姓。林伯见到这人在门前呆企,即使他渐渐走近,却没有任何动静,就只是站着。
林伯来到他的身边,问:「先生,你住这里吗?」
他没有回应。
林伯再问:「先生?」
他的头缓缓拧向林伯,一脸茫然。
林伯望着他,感觉很奇怪,说:「先生,有甚幺可以帮你吗?」
他轻轻摇头,回望单位。林伯心想:「难道与家人吵架?都是不要多管闲事了。」然后,就离开了。
离开时,林伯走过了他身边两三步,好听到他说甚幺,就回头一看。
整条走廊也没有人,林伯心感不妙,赶快逃去。他急忙将整栋大厦巡完,回到保安室。
在保安室内,就问保安同事明姐,说:「十七楼十二号室有甚幺事发生吗?」
明姐说:「你不知道吗?今天被人发现那单位传出臭味,报了警,才知道原来户主死了在家,都死了三、四日了。有甚幺事吗?」
林伯吓得叫了出:「不是吧?我刚才看见他。」

4.
这是一个警界的传闻,已不知道发生于哪年代的故事。这是港岛一个包括了半山的警区,一队冲锋队所经历的事。
某夜,这队冲锋队如常到半山「辣更」,三个军装警察落车,週围查看一下。
巡了大约十数分钟,肥仔不知在那里找来一个足球,他在草地上盘球回来。
阿正见状,技痒起来,叫道:「肥仔,传过来!」肥仔二话不说,就将足球传到阿正这边。
阿富见他们踢起足球,也加入了。三人踢了几分钟,听到冲锋车的雄叔透过对讲机召唤他们。
阿富见这个足球很乾净,就顺手拾回车上,对阿正及肥仔说:「返到馆,再揾地方继续。」
回到警署报到,阿正在车内找寻,不见了足球,说:「阿富,你刚才不是拿了足球回来吗?」
阿富说:「是啊!」
阿正说:「没有呢?」
然后阿富回到车上四看,看到椅下有一团黑色东西,伸手入去,说:「找到了!」可是,他一摸到那东西,「咦?不是足球?」就将那东西拿出来,却立即丢到地上,叫:「哗!」阿正一看地上的东西,竟然是一个戴着头盔的人头,大叫:「这次大件事了!」
这时,肥仔因见阿正阿富两人迟迟未到,回到冲锋车这边,就见到两人神色凝重,问:「你们在做甚幺啊?」两人指着地上。
肥仔见状,心知不妙,说:「揾阿头啦!」
然后,三人找了上司到场,将他们踢足球的事情汇报,接着上司再通知了更上一级的警官。其后,再出动了冲锋队回到半山,搜索肥仔在何处得到足球的一带範围。
终于,在一个如不是刻意走进去,是极难发现的地方,一棵树上吊了一具无头尸体。

百鬼夜吟@Youtube Channel: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