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恵生活 >区块链、低利率......什幺热聊什幺,外滩的这场会很“新” >

区块链、低利率......什幺热聊什幺,外滩的这场会很“新”


2020-06-19


  来自全球各地的财经政要、机构高管与学界领袖聚在一起会聊些什幺?

  答案很简单:什幺话题最热,就聊什幺。

  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联合各组委会成员机构共同推出的首届外滩金融峰会正在上海举行。从区块链到对外开放再到低利率,与会的财经大咖们将近期全球经济金融领域热点话题一网打尽。

  区块链技术怎幺用怎幺管?

  随着区块链登上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的“课堂”,这一新兴技术再度吸引众人目光。但与此同时,它留给人们的问号仍有不少。

  怎样更好促进区块链技术在数字货币等金融领域的应用?如何加强相关金融监管合作和规则制定?各国都在摸索之中。

  CF40常务理事会主席、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陈元表示,区块链技术现在已被广泛应用到多个领域,其能够提高结算清算效率降低交易成本,也有力推动了数字货币创新与应用。

  “区块链技术就像更先进的‘基因改造技术’,从基础层面大幅度提升大脑反应速度、骨骼健壮程度、四肢操控灵活性。”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说,在区块链技术帮助下,数字化平台基础功能和应用将得到颠覆性改造,从而对经济社会产生更强大推动力。

  目前,全球主要国家都在加快布局区块链技术发展,中国在该领域亦拥有良好基础。CF40成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透露,外汇局正推动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在跨境贸易融资、宏观审慎管理中的应用场景。另据了解,中国央行也正研究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全新加密电子货币体系。

  值得一提的是,创新往往伴随着风险,区块链也不例外。对此陆磊亦坦言,“当我们不太清楚某一种业态会向什幺方向发展时,必须注意风险管控。”

  他认为,风险管控基础是真正有效的金融基础设施,所以要抓住现代金融基础设施建设这一核心环节,进一步加强面向数字金融时代的支付清算、存管结算、交易报告库和中央对手方等建设,以实现更低交易成本和更低系统性风险概率。

  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副行长戴夫·拉姆斯登则强调监管部门拥抱变化的重要性。他认为,想要有效地规範数字经济,监管部门就必须配备和运用合适数字工具。与此同时,包括金融技术在内的整个国际经济和金融体系正出现裂痕,各国需互相学习合作以减缓这种趋势。

  中国央行科技司司长李伟则更关注将区块链技术用在合适的地方。他强调,要推动区块链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银行风控难、部门监管难的问题。此外,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也要高度重视区块链技术应用,根据技术特点开发应用场景,加大创新力度,建立安全保障体系,确保安全有序发展。

  扩大对外开放还有哪些招?

  开放、交流、融合,源于各国经济发展现实需要,也是全球经济发展大势所趋。面对日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中国始终坚持对外开放,开放红利惠及全球。

  例如在外汇管理方面,40年来中国建立了与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相适应的外汇管理体制机制,基本形成了促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的政策体系。几天前,外汇局推出了12项跨境贸易投资便利化政策措施,进一步助推开放型经济发展。

  谈及外汇政策下一步取向,陆磊透露,官方仍将持续促进跨境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进一步支持跨境货物和服务贸易方式创新,配套落实外商投资法,不断完善外商直接投资和境外直接投资外汇管理,支持“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鼓励有条件有能力的境内企业开展真实合规的对外投资等。

  作为全球化浪潮的关键推动力量,近年来国际投资有力促进了世界经济增长。但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彭纯提醒说,随着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国际投资正面临三方面风险挑战:宏观经济形势更趋多变、国际投资规则碎片化加剧、发达国家纷纷收紧外商投资审查。

  风险挑战当前,国际投资需要新机遇,而中国坚定开放的姿态无疑带来利好。

  彭纯指出,在去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下降的情况下,中国实际利用外资仍保持增长态势,跨境投资已然成为中国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的重要实现方式。他透露,作为中国的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已与高盛合作成立了中美制造业合作基金,取得良好效果。今年,该公司还将成立中日、中法等基金,与更多国家搭建双边投资新平台。

  中国推动高水平开放对自身和世界来说意义重大,但如何避免“大门打开,一放了之”?

  CF40学术委员会主席、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表示,中国依然需要考虑一些特定的、特殊的政策机制来保证开放进程,同时维持金融和宏观经济稳定。尤其金融开放一定要与双支柱宏观调控政策相配合,重视宏观审慎政策,保障金融稳定。

  CF40资深研究员肖钢则提到,在开放过程中要注重投资者保护和审慎监管。曾担任中国证监会主席的他举例说,在沪港通推出初期,官方大量开展广泛的投资者教育,做到全市场培训。两地证监会当时也签署了跨境执法合作备忘录,对内幕交易操纵市场认定标準差异处理,监管信息共享,提供违法线索,协助调查取证和配合採取相关措施等作出了具体约定,从而填补了跨境执法空白。

  低利率“新常态”如何应对?

  全球经济增长正在放缓,各国都有自己的应对措施,最为典型的就是正在全球蔓延的低利率潮,甚至是零利率、负利率。

  在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原主席阿代尔•特纳看来,全球範围内高企的储蓄率可能会继续超过不断下降的投资需求,低利率将是未来几十年的“新常态”。

  具体到中国,CF40常务理事、中国人民保险集团董事长缪建民分析称,从人口结构看,人口老龄化趋势会遏制总需求并影响长期经济增长,人口结构变化可能使未来数十年的利率都将保持在低位。

  长期低利率可能扭曲金融市场环境,损害经济发展内生动力。以保险业为例,缪建民指出,长期低利率对保险公司资产端和负债端都将造成显着影响,严重时可导致公司破产,危及行业发展基础,无异于“灰犀牛”风险。面对这一风险挑战,中国保险业应早做準备,优化商业模式、加强资产负债管理、预期管理和逆週期管理,重塑发展韧性。

  尽管目前市场整体投资回报率较低,但全球基础设施合伙公司副董事长兼合伙人、世界银行原行长金墉指出,全球存在巨大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尤其新兴市场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将爆发式增长,“这正是一个机会”。

  金墉给出一组数据称:从现在到2035年,全球新兴市场需要逾40万亿美元基础设施投资,相当于每年2.3万亿美元。新兴市场基础设施投资需求佔全球总需求超过60%。

  特纳则认为,除新兴市场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需求外,发达经济体也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应对气候变化挑战。如相关方面能出台富有雄心的政策、加速创新、加大投资,那幺重工业和重型运输等行业或在本世纪中叶实现零碳排放,且此举对全球经济而言成本极小。

  “减少浪费的投资,增加建设零碳经济的投资,不仅是为了避免灾难性气候变化,也能帮助我们抵御低利率‘新常态’所带来的宏观经济挑战,对中国和世界而言都是双赢。”特纳如是说。

  作者:王恩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