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恵生活 >《典藏台湾史》选摘:中国神话的崩解 >

《典藏台湾史》选摘:中国神话的崩解


2020-06-10

1949年以后,中华民国政府以「中国规模」的政府机制统治台湾,主要的论述基础,便是在国际上作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这与冷战架构下,美国在国际上支持国民党政权有密切的关係。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中国大陆的统治权,继承中华民国的态势也得到相当支持,随着其统治的延续,取得的支持越多。相对地,中华民国的「一个中国」论述,则在国际上逐渐崩解。因此本节主要以美国的外交政策(论述)转变和邦交国的重大变化,进行讨论,再论及中华民国在国际舞台上作为中国代表遭到的问题。

壹、从旧金山和约到中日和约的冲击

中华民国政府的代表性危机并不是在败退到台湾之后才发生的,早在1949年从南京迁移到广州之后,美国大使司徒雷登奉命试图与中共政权接触即已露出端倪。中华民国政府12月迁移到台湾前后,虽然在人事各方面的安排展露争取美国支持的态势,但次年1月杜鲁门仍发表了不介入台湾的政策。韩战发生后,美国才逐渐转而支持中华民国政府。从1951年旧金山和会到要求日本与中华民国在1952年签订和平条约,都可以看到美国政府的施力。

1951年,除了苏联之外,英国已经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也反对由中华民国政府代表中国出席和会。所以由美、英两国联名发出的和会邀请函,就没有包括中国的代表。这对中华民国政府的「一个中国」宣示,是严重的打击。1951年7月19日,行政院长陈诚就以无法参加对日和约,引咎辞职,被慰留后,在「(旧)金山和约」签订前,9月3日,中华民国外交部长叶公超、政府发言人沈昌焕又分别发表声明,主张「(旧)金山和约」对中华民国没有拘束力。

1951年12月日本在美国的敦促下,决定以中华民国政府为签订和约的对象。1952年2月开始谈判后,虽然有部份债权、赔偿的争议无法解决,不过,在美国的斡旋及「旧金山和约」即将生效的压力下,终于在4月28日签署。这对中华民国的自我定位,形式上可以弥补「旧金山和约」的缺憾。但是,日本提出的「吉田书简」,并没有将中华民国视为全中国的代表。而且,中华民国政府对于吉田茂政权不承认「国府」为「全中国」的代表,也有淸楚的了解。但当时是在立法院的秘密会议提出的,一般国人并不了解。

贰、「蒋杜联合公报」与「康隆报告」的后续

1954年签订的「中美共同防御条约」虽然将台湾明白纳入美国的防御圈内,但是,美国官方除了宣示:台湾在国际法上归属未定的状况,并不会因为此一条约的生效而改变。也相对限制了中华民国政府意图武力「反攻大陆」,必须与美国协商。这使中华民国的外部正当性,受到冲击。

虽然在外交上承认中华民国,但是美国并没有放弃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做外交接触。从1955年8月开始在日内瓦进行大使级会谈,1958年开始改在华沙会谈,直到1968年,擧行超过100次的正式会议。

1957年《自由中国》提出了,由于短期间「反攻大陆」机率不大,要求政府「实事求是,持久渐进,实质反共」的政策。雷震也认为「军事反攻目前无望之际」,政府的政策应该「先从政治反攻,以民主政府来影响大陆之独裁政府」。同年,美国主张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或是主张在台湾「公民投票」、「民族自决」的声音,逐渐浮上檯面,也引起了支持中华民国者的注意。

1958年10月23日蒋介石总统与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发表联合公报,明白表示「中华民国政府认为,恢复大陆人民之自由乃其神圣使命,美国相信此一使命的基础,建立在中国人民之人心,而达成此一使命之主要途径,为实行孙中山先生之三民主义,而非凭藉武力。」对此,当时外交部长黄少谷曾经声称:「中华民国政府并未宣布放弃一旦遇到大陆爆发革命时使用武力光复大陆」。

然而,敏感者已经意识到:黄少谷的说明并非证明政府未放弃武力反攻,而是证实了政府确实已经「放弃军事反攻大陆」的「主动」权,只「保留响应大陆革命」的用武权而已。这无异于宣吿「祇好保持一个也许较为遥远的希望」,期待「有一天世界局势会改变」。同时,美国承认中华民国作为中国唯一合法代表的政策,也开始动摇。

1959年11月1日,美国参院外交委员会正式发表「康隆报吿」,建议:容许共产中国进入联合国,承认「台湾共和国」,并使其加入联合国。当时台湾的大众传播媒体除了提及「康隆报吿」主张承认中共政权问题外,也报导了承认「台湾共和国」问题,「台湾共和国」在联大的席位问题等等。虽然,媒体对「康隆报告」也大力批判,但对关心国际情势的知识界而言,已经带来明显的冲击。《自由中国》立即以社论〈解决中国问题必须以民意为依归〉重新加以检讨。在这篇社论中明白表示:主张台湾为中国一部份的理由,「祇有在美国不承认共匪的前提下才是有效的」,一旦美国的政策改变,「台湾所属问题也随之变质」。主张在联合国严密而有效的监督下,「在整个中国擧行眞正自由选擧」,来决定中国的前途。这样的言论在有意与无意之间,几乎已经放弃中华民国政府的正统性基础。

而在此前后,美国的司法和行政部门,也在有意无意之间,提出类似「两个中国」的主张。在司法方面,联邦地方法院的判决书中指称「台湾不是个国家」;而艾森豪(D.Eisenhower)总统在记者招待会中,公开提出「台湾共和国」(国务院稍后解释:所谓的「台湾共和国」指的是「以台北为首都的中华民国」);而在外交上,1959年9月,艾森豪曾面询赫鲁雪夫(N.Khrushchev),「德国既可分为二,何以中国不能分为两个?」赫鲁雪夫事后还将类似的讯息传达给毛泽东,引起毛的强烈不满。

1960年4月,甘迺迪竞选团队负责外交事务的ChesterBowles在"ForeignAffairs"发表'TheChinaProblemReconsidered'一文,《自由中国》社便商请蒋匀田翻译,主动地加以引介。从蒋匀田的译文中,可以淸楚发现,Bowles主张:在「北京政府虽仍困难重重,然已稳定握有中国大陆」,以及「住在台湾八百万台湾人与二百万大陆人应有权力要求安全,独立存在,和发展文化,翘然于共产势力圈之外」的前提下,主张以「独立的中台国(AnIndependentSino-FormosanNation)」来解决台湾海峡两岸的定位问题。而在具体作为上,主张金马之中立化。因「照现在它们的地位,仅保存国民党即将反攻大陆的神话,授北京挑衅行为的口实而已」。而另一方面则提供台湾一切军事力量,以阻遏中共政权的进取台湾。

而甘迺迪上台后,虽然曾经试图以「国家继承理论」,推动「两个中国」的主张。但是由于中华民国政府强力反对,也没有争取到其他国家足够的支持而打消,不过,这是美国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作为正式政策的指标。此后,在美国强力的要求,并考量否决外蒙古加入联合国,对中华民国国际地位可能带来的伤害,1961年蒋介石总统同意在外蒙古入联案弃权,而得到甘迺迪承诺中华民国政府是「代表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并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同时,美国和其他友邦提出改变中国代表权案应视为「重要问题案」,也在联合国大会通过,这也是美国在1960年代处理中国代表权问题的模式。不过,由于国民党当局一贯强调外蒙古是中华民国的一部份,此一结果对其宣称的「中国神话」,自也造成冲击。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则否决国民党当局提出的「反攻」计画。

参、情势逆转的发展

甘迺迪遇刺后,美国不断出现政策应该修正的主张。1964年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傅尔布莱特(J.W.Fulbright),以及1966年参议院公听会包括费正淸等教授提出包括承认台湾独立的「两个中国」主张,而国务卿鲁斯克也在众议院作证主张修正对中国大陆的围堵政策。

整个对国民党当局「中国神话」不利的外在国际环境,包括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功的核子试爆,以及美国武力介入越战,使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际战略地位更形重要。而1964年法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係后,一时之间形成的断交骨牌效应,也造成相当的冲击。

1964年1月初,法国表明不再承认蒋介石总统领导的是代表中国的政府,27日宣布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并没有马上与中华民国政府断交,而引起是否可能形成「两个中国」的状态。但是,2月10日在法国要求下,双方正式断交。当时,法国政府表示:中国只有一个,他们面对的是能否同时承认北京的中国政府和台北的台湾政府,但是台湾的政府自称代表中国,而不是代表台湾,因此没有外交上的问题。

基本上,法国和当时的英国一样,都是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唯一合法的代表,而台湾的地位则尙未决定。此一立场原本是台湾朝向自主发展的助力,但在蒋介石主政下,则只是「中国神话」的进一步崩解,而台湾在其统治下,国际空间也更为缩小。

继法国之后,法国之前在非洲的殖民地,包括刚果、中非共和国、塞内加尔、达荷美、茅利塔尼亚等,陆续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而和中华民国断交。至于另一个指标性的国家则是加拿大,加拿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洽商建交问题,但无法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张的台湾是中国的一部份。1970年10月,双方以「留意(takenote)」取代「承认」后建交。这种态度留下台湾定位问题解释的弹性,解决部份国家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障碍,义大利也循相同的模式处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者日增,不仅使国民党当局的「中国神话」更形凋零,国际空间也日渐萎缩。1970年11月20日联合国大会先以66:52表决通过中国代表权为重要问题案,因此阿尔巴尼亚所提之「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权案」虽有51票赞成,49票反对,达不到2/3多数票,仍再度被否决。不过,既然阿尔巴尼亚案的支持者超过反对者,也预吿了中华民国失去中国代表权的趋势。

《典藏台湾史》选摘:中国神话的崩解

书名:典藏台湾史(七)战后台湾史作者:李筱峰、薛化元出版社:玉山社出版公司出版时间:2019年7月


上一篇:

下一篇: